创远导师谢志峰博士-让中国没有难做的芯片

发布日期:2019-07-18

谢志峰博士自2018年3月起担任摩尔精英集团独立董事。
谢志峰博士是艾新工商学院创始人兼院长、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教授、IC咖啡共同创始人。毕业于上海交大物理系,获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学位,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。
谢志峰博士毕业后就职于美国英特尔从事CMOS工艺及器件研发工作,并于1990年12月获得英特尔公司最高成就奖。而后在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公司任市场部总监,新加坡微电子研究院任研发总经理,兼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新加坡研究生院院士(Fellow)及客座教授。
于2001年回国追随张汝京先生创办中芯国际,历任投资中心副总裁、系统晶片研发中心副总裁、欧亚业务中心总经理。2011年任上海先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,2012年5月共同创办电子科技产业资源整合平台–IC咖啡,同年9月创办上海矽睿科技有限公司,2016年8月创办专注培养科技产业人才的艾新工商学院,其首创的“格鲁夫管理精英班”已经成为高科技产业管理培训的知名品牌课程。
谢志峰博士是上海市第九届科学技术协会委员,上海市总工程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,美国IEEE高级会员,美国物理学会终身会员,2014年度EETimes IC设计公司杰出管理者,并拥有十二项美国发明专利。

谢志峰博士在集成电路行业经验丰富,1988年加入美国英特尔芯片研发中心的谢志峰,和其研发团队曾获得过英特尔公司最高成就奖。此后,他在新加坡特许半导体、中芯国际等企业出任高管,而后创立上海矽睿科技有限公司,他现在同时还是集成电路教育机构艾新教育的创始人。4月19日,澎湃新闻记者就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各种热点问题采访了谢志峰,他认为,目前中国要用好全球资源,实现芯片的进口替代。



谢志峰教授接收了澎湃新闻的专访:《谈芯谢志峰:建全球芯片命运共同体,解进口替代燃眉之急 》。访谈中,谢志峰指出,目前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现状及存在问题如下:

1.我们对原材料和基础元器件方面的研发不够重视,投入不够。
2.最近10年虽然进步很大,但大多数设备和材料还是要靠进口。
3.中国融资环境比美国差,现在政府背景的基金喜欢投已经赚钱的大项目,还没有到赚钱阶段的创新型的初创公司很少有人愿意去投资。

对于未来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,他提出如下建议:
1. 中国真要完全做到进口替代,那先做出一个20年到30年的计划。现在比较可行的,能最快解决进口替代的项目是中外合资企业。
2. 我们要重视芯片设计公司,现在晶圆代工厂用很成熟的制造技术,芯片设计公司可以有很多创新机会。
3. 国家要为基础研究给政策,建环境。人才政策要弄好,现在很多人靠吹牛在骗国家的钱。
4. 要从产业链的源头,从材料、设备、配件、工艺制造、封装测试、系统、软件、IP进行深入讨论,做出可行的计划。




创远导师谢志峰博士-让中国没有难做的芯片

发布日期:2019-07-18

谢志峰博士自2018年3月起担任摩尔精英集团独立董事。
谢志峰博士是艾新工商学院创始人兼院长、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教授、IC咖啡共同创始人。毕业于上海交大物理系,获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学位,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。
谢志峰博士毕业后就职于美国英特尔从事CMOS工艺及器件研发工作,并于1990年12月获得英特尔公司最高成就奖。而后在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公司任市场部总监,新加坡微电子研究院任研发总经理,兼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新加坡研究生院院士(Fellow)及客座教授。
于2001年回国追随张汝京先生创办中芯国际,历任投资中心副总裁、系统晶片研发中心副总裁、欧亚业务中心总经理。2011年任上海先进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,2012年5月共同创办电子科技产业资源整合平台–IC咖啡,同年9月创办上海矽睿科技有限公司,2016年8月创办专注培养科技产业人才的艾新工商学院,其首创的“格鲁夫管理精英班”已经成为高科技产业管理培训的知名品牌课程。
谢志峰博士是上海市第九届科学技术协会委员,上海市总工程师工作委员会副主任,美国IEEE高级会员,美国物理学会终身会员,2014年度EETimes IC设计公司杰出管理者,并拥有十二项美国发明专利。

谢志峰博士在集成电路行业经验丰富,1988年加入美国英特尔芯片研发中心的谢志峰,和其研发团队曾获得过英特尔公司最高成就奖。此后,他在新加坡特许半导体、中芯国际等企业出任高管,而后创立上海矽睿科技有限公司,他现在同时还是集成电路教育机构艾新教育的创始人。4月19日,澎湃新闻记者就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各种热点问题采访了谢志峰,他认为,目前中国要用好全球资源,实现芯片的进口替代。



谢志峰教授接收了澎湃新闻的专访:《谈芯谢志峰:建全球芯片命运共同体,解进口替代燃眉之急 》。访谈中,谢志峰指出,目前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现状及存在问题如下:

1.我们对原材料和基础元器件方面的研发不够重视,投入不够。
2.最近10年虽然进步很大,但大多数设备和材料还是要靠进口。
3.中国融资环境比美国差,现在政府背景的基金喜欢投已经赚钱的大项目,还没有到赚钱阶段的创新型的初创公司很少有人愿意去投资。

对于未来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,他提出如下建议:
1. 中国真要完全做到进口替代,那先做出一个20年到30年的计划。现在比较可行的,能最快解决进口替代的项目是中外合资企业。
2. 我们要重视芯片设计公司,现在晶圆代工厂用很成熟的制造技术,芯片设计公司可以有很多创新机会。
3. 国家要为基础研究给政策,建环境。人才政策要弄好,现在很多人靠吹牛在骗国家的钱。
4. 要从产业链的源头,从材料、设备、配件、工艺制造、封装测试、系统、软件、IP进行深入讨论,做出可行的计划。